馬來西亞 砂拉越 Bako National Park 初訪 2018/06/04

山羊百科,林文智老師的植物、山岳、攝影紀錄
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
馬來西亞Malaysia亞庇Kota Kinabalu砂拉越Sarawak古晉Kuching

  今天路線選定Bako National Park,主要是見到旅館大廳附設旅遊櫃檯的單日旅遊行程文宣,原本Bako National Park就標示的景點,只是搞不懂交通流程,因為地圖無標示道路,看到的資料都是搭船進出。許多國家的旅館都會有單日旅遊行程的文宣,每回行程空檔都會找找合適的行程委托代辦比較省事,且旅館可以連帶保證旅遊品質。

  早上9點抵達渡船碼頭,即是進出國家公園的登記處,滿潮時分,觀光船穿梭河口約半怎小時抵國家公園碼頭,地圖顯示海岸線屬於淺灘海岸,潮汐落差大,河口多為紅樹林型態,外海轉為垂直岩岸。當地導遊說遊客必須先到遊客中心登記才能繼續行程,我們就順著海濱沙岸往南前進,匆匆瀏覽海濱物種。目前沙岸見到的顯眼開花株物種,幾乎是台灣南部常見物種,黃槿白木蘇花瓊崖海棠,偶可見猴群活躍於樹梢。

  遊客中心附近闢建木屋與水泥式平房提供遊客住宿,住宿申請必須到官方網站填寫,聽說3~6個月前就要提出,因為此地相當熱門,當我門完成登記,路過平房,見到走廊盡是西方渡假遊客。

  碼頭北側河口盡是紅樹林,棧道彎蜒穿梭紅樹林區,此地的樹種主要是Rhizophora apiculata Blume與海茄苳物種,目前的花況不理想,僅見到海茄苳少許花軸,棧道盡頭就是登山步道通往Telok Paku與Telok Pandan Kecil,Pandan Kecil沙灘則是緩升100M再陡降到沙灘。出發前就跟旅行社說明要看豬籠草族群,所以事先選定一條可以見到豬籠草族群的路線。

  登山口邊坡的開花株灌木就卡關,原本想放生,想想還是補拍野牡丹科苦苣苔科開花株,還有尚未確認科、屬的開花株,蠻慘烈,東南亞地區的野牡丹科苦苣苔科物種相當多樣,沒見到相關文獻,要逐一檢視都相當費時,目前只能慢慢找。

  步道穿梭濃蔭的闊葉林,緩升約300M進入開闊平坦的高地,隨即就見到Nepenthes rafflesiana Jack與Nepenthes gracilis Korth.植株,決定窩在高地平台找開花株。根據網路相關資料論述Bako 分布6種豬籠草,目前僅見到4種,幸好,導遊協助尋找各種開花株,乾脆卯起來拍,後果就是忙到翻,比對物種看到快脫窗。

  此區林相景觀稱Kerangas forest或Sundaland heath forest,中譯巽他荒原森林,當地人的說法是無法耕種的土地,相當貧瘠大地,卻孕育附生物種、食虫植物與蟻樹等極具特色的物種。而園區含括Beach Vegetation, Cliff Vegetation, Kerangas (Heath) Forest, Mangrove Forest, Mixed Dipterocarp Forest, Padang or Grasslands Vegetation and Peat Swamp Forest等不同林相景觀。

  Pachycentria glauca Triana,野牡丹科 厚距花屬的附生物種,基本上,植株是依附於Hydnophytum formicarum Jack,後者亦是附生物種,原以為前者是直接附生於樹幹,查資料才知道此物種的種子是被螞蟻搬到Hydnophytum formicarum Jack,而Hydnophytum formicarum Jack樹幹會膨大為蟻窩,相關資料可以見到描繪的解剖圖,看到自己首次拍到的圖檔,根本是亂拍,再找時間細拍畫面。

  此地的Nepenthes rafflesiana Jack族群相當多,總算搞定植株的上位瓶與下位瓶,只是沒找到漂亮的完整畫面。此地散生Drosera spatulata Labill.,植株比台灣小很多,花柱4枚,早期應該採用Drosera spatulata var. bakoensis A. Fleischm. & Chi C. Lee,目前已被併入。

  Dacrydium pectinatum de Laub.,羅漢松科物種,而婆羅洲海濱到高山計7種,相當多樣,不過Dacrydium pectinatum分布相當廣,北至中國海南島,目前都未見到花或果,希望日後可以見到花、果。

  午後2點就回撤,據導遊說太晚走會擱淺,因為此地退潮期間,河口水深不利交通船活動,所以要抓緊回到碼頭,回到飯店,還是照例強降雨。




個人工具
廣告贊助